大连普湾网

热门关键词:  沈阳市出台新规  鍛ㄥ厠鍗  突发  轿车  地铁

大连老交警质疑女骑警后手机被攻击 曾屡曝家丑

来源:网络整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1-02

赵明

赵明

  质疑女骑警存废利弊 爱管闲事屡曝“家丑”———

  赵明最反感别人称他“刺儿头”警察,却又无力改变媒体冠给他的这个前缀。

  同事说,这种“往自己身上捅刀子”的人,叫他“刺儿头”算客气的,更贴切的该是“异类”。

  有人曾把大连退休交警赵明与上海退休医生陈晓兰做比,发现二人身上有很多相似点:都不遗余力地向自己效力的部门发难,都获得过“感动人物”殊荣,都因行为“不靠谱”而被视为“叛徒”……

  10年前,包括瓦房店、普兰店和庄河在内的大连下辖的“北三市”公安,在验车时增加了一些收费名目,赵明身为瓦房店交警部门的人,却四处联络司机,搜集案例,整出了两万字的调查报告,国务院减负办为此下发了督办件。

  更“离谱”的是,当部分出租司机因对乱收费不满而聚会上访时,赵明不哼不哈一个电话打给公安部,引来了部里的急电干预。

  最极端的是,当地派出所发生被讯问人蹊跷死亡的命案,赵明即刻就把此事“晒上”自己的维权网站。

  好不容易熬到他退休,他却又整出一出质疑女骑警存废利弊的好戏,把曾经的同行甚至领导放到火上“烤”。

  漩涡之中“重压”之下

  “很多人质问我,为何在退休后才对女骑警之事发难。其实,早在2004年和2005年,我就针对女骑警建制的弊端向各级公安部门做过反映。”

  按赵明的说法,风口浪尖不是没经过,但被推上这么高还是第一次。

  从5月27日凌晨5点朋友问责的那个电话起,无形的压力之网,开始如影随形地罩住了他。

  媒体是27日凌晨曝出赵明要求大连市政府公开女骑警花销信息的。当与他不沾边的网民读者质疑大连女骑警的存立时,赵明周围的人却在质疑着他的动机,各种猜测不绝于耳。

  5月29日晚,最新的追踪报道“出炉”:《第一财经》公布了《大连女子骑警基地涉违法经营 门票收入超3000万去向不明》的调查。赵明连声说:“这真是拔出萝卜带出泥,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女骑警基地有这么高的收入,更不敢想这笔收入可能会去向不明。”

  5月30日下午5点,一个老朋友致电给他,责怪他和媒体联手策划了此次“女骑警门”事件,以借机给领导施压。赵明来到里间办公室,费力地解释此举不含策划成分。隔着门,他浓重的山东口音弥漫开来:

  “真的不是我主动透露给媒体的!我在26日下午5点前就寄出了申请材料。晚半晌7点,过去熟识的记者询问我最近在干吗,我就把手头做的事告诉了他。谁知他第二天就直接见报了。媒体这么做,我事先真不知道!……”在电话里,他竭力撇清和媒体的主动联系,以“被透露”的身份出现。

  他向本报记者叙述了“女骑警门”事件的来龙去脉。“很多人质问我,为何在退休后才对女骑警之事发难。其实,早在2004年和2005年,我就针对女骑警建制的弊端向各级公安部门做过反映。”

  他说,2004年他曾经以普通民警身份“点对点”向大连市公安局写过材料反映,但没有引起任何反响。“既然大连市局不理会此事,我只能上书至公安部。在2005年的《公安内参》上,刊发了我就‘一窝蜂上女骑警’的相关质疑。可惜之后仍无人问津这件事。”

  赵明说,《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出台,从制度上赋予了公民监督政府行为的权利,他此次的问责只是履行了一个公民的职责。他想做一次实践和探索,检验一下相关部门能否兑现承诺:“看看是真心实意,还是叶公好龙。”

  在赵明看来,大连市公安局随后公布的女骑警相关花费信息,是“标准的自说自话”。“我是向大连市政府做的申请,应该有财政和审计部门的共同参与,公布的也应是全部准确信息。如果自曝信息,真实性谁来把握?”

  “女骑警门”开启后,澄清、辩解、叫屈,已经成了赵明每天必操的“三部曲”。当然,这都是记者看得见的。

  无形的压力记者只能从下述短信略知端倪:6月2日上午8时,赵明发短信声称:“我的手机自你走后就被流氓软件‘呼死你’攻击,无法使用。现拟报警。可暂用小灵通联系。”

  6月6日上午8时,赵明再次发来短信,称情况发生变化,记者所采写的内容,有可能会成为对他不利的证据……

  而记者所知晓的赵明的最大压力,是有领导给他打过电话,言谈中没有责备,只是问他为何事先不打个招呼?

  “习总书记说: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我又没做错什么……”赵明最后这样辩白。

  与女骑警的一面之缘

  在他看来,在高头大马前上上下下,远不及上下警车之方便迅捷。更何况一年能有几次突发性事件?

  试图“探底”女骑警花销的赵明,梳理起来只和女骑警有过一面之缘。

  多年前,到大连办事的赵明走到市政府附近的人民广场,看到几名女骑警骑在气宇轩昂的高头大马上,飒爽英姿地从身旁经过。

  他当时对此并无特别的感觉,只是后来各地接踵而起的女骑警风,让他开始思考这张“三无一有”(无警种、无警服、无警械、有收费)的“昂贵名片”的必要性。

  在他看来,在高头大马前上上下下,远不及上下警车之方便迅捷。更何况一年能有几次突发性事件?不具备快速反应能力,机动性并不强。此外,市内普遍车流量大,根本没有走马的地方。

  他研读后发现,在我国警种序列里没有骑警这个种类。现在单列出一个骑警,是哪家的警察?作为警察,着装应是统一的、规范的,而纵观各地的女骑警,均是各自着装、自立门户的。警服作为警察的外在标志,现在各地都不统一了,警察的社会功能发生变异,还是警察吗?女骑警佩带的马刀是警械警具吗?

  《人民警察法》和相关纪律制度规定,国家公务员不准以任何名义赚钱。而大连女骑警经常参加各种商业礼仪活动,还在女骑警基地增加了有偿观赏项目。这应该也是违法违规的。

  他的结论是:大连的女骑警只起到了“仪式作用”,而无任何“实战作用”。不像警察,更像马戏团,更具表演功能。警察总得干活,养这么些骑警有什么用?

  赵明说他对女骑警的质疑,并非苛求责难。他见过有报道称,大连女子骑警队每年开销巨大,但在治安方面的作用,仅提到现任女骑警大队政委在开车巡逻中抓获过逃犯,也并非发生在骑警巡逻过程中。

  “不薄”与“不义”

  他一方面积极协调死者家属向检察院负责人反映情况,一方面很快把消息上网,希冀社会媒体共同关注……

  退休后的赵明,每天仍开着一辆白色桑塔纳,车牌是“O”字打头,属公安牌照。一个负责宣传的“白丁”警察,能够配上专车,在哪儿都算得上特例。

责任编辑:大连普湾网
首页 | 资讯 | 区县 | 新闻 | 精选 | 图片 | 视频

Copyright © 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大连普湾网版权所有 辽ICP备11016528号 辽公网安备 21028202000001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