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普湾网

普兰店一教师“故意伤害案”再审 改判无罪获国家赔偿

来源:网络综合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1-08

 

(配图 图文无关)
 

原辽宁省普兰店市xx中学英语教师姜某某因拍打学生涉嫌故意伤害案被判刑三年,该案经过多年和反复的重审再审,最终姜某某被改判无罪。姜某某改判无罪后,申请国家赔偿。大连中院判决赔偿姜某某限制人身自由赔偿金266287.7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姜某某不服,向辽宁省高院上诉,辽宁省高院维持了大连中院经济赔偿金数额,而精神损害赔偿金改判为50000元。合计赔偿金额为31万余元(小编注)姜某某不服,向最高院申诉再审,日前,最高人民法院作出(2018)最高法委赔监38号赔偿决定书,维持了辽宁省高院赔偿委员会(2017)辽委赔37号国家赔偿决定书,驳回了姜某某的申诉。国家赔偿案尘埃落定。

 

 

【案情回顾】

姜某某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03年5月12日被瓦房店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月27日被逮捕。同年12月30日被瓦房店市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2004年3月30日解除取保候审,2005年10月20日被取保候审,2006年7月19日由瓦房店市人民法院决定逮捕。瓦房店市人民法院于2006年7月26日作出(2006)瓦刑初字第18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判决姜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隋某某经济损失共计80785.84元。宣判后,姜某某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隋某某均不服,提出上诉。大连中院于2006年12月11日作出(2006)大刑终字第337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姜某某的妻子张某不服,向大连中院申诉,大连中院作出(2007)大刑监字第11号裁定,驳回其申诉。2008年12月19日,辽宁高院根据张某的申诉,作出(2008)辽立二刑监字第42号再审决定,指令大连中院对该案再审。此时,姜某某已于2008年11月30日刑满释放,其被限制人身自由期间为1099天。大连中院于2010年4月21日作出(2009)大审刑终再字第2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维持该院(2006)大刑终字第337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 姜某某于2010年6月30日再次向辽宁高院申诉,该院于2011年2月28日作出(2010)辽立三刑监字第48号再审决定,提审本案,并于2012年10月9日作出(2011)辽审三刑提字第3号刑事裁定,撤销(2009)大审刑终再字第2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2006)大刑终字第337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及(2006)瓦刑初字第18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发回瓦房店市人民法院重审。该院重审后,瓦房店市人民法院于2013年11月25日作出(2012)瓦刑初重字第632号刑事判决,判决姜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对附带民事部分另行审理。姜某某对该判决不服,向大连中院提起上诉。大连中院于2014年6月10日作出(2014)大审刑再终字第2号刑事裁定,撤销(2012)瓦刑初重字第632号民事判决,将案件再次发回瓦房店市人民法院重审。

瓦房店市人民法院在刑事部分重审过程中将附带民事部分一并审理,于2015年5月28日作出(2014)瓦刑初字第471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判决姜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隋某某经济损失共计80785.84元。姜某某对该判决不服,上诉至大连中院。大连中院于2016年7月26日作出(2015)大审刑再终字第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判决姜某某无罪,并变更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隋某某经济损失为64628.68元。随后,姜某某向大连中院提出国家赔偿,大连中院于2016年12月31日作出(2016)辽02法赔5号国家赔偿决定:一、大连中院向姜某某支付限制人身自由赔偿金266287.70元;二、大连中院向姜某某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三、驳回姜某某的其他国家赔偿申请。姜某某对大连中院的赔偿决定不服,上诉到辽宁省高院。姜某某对辽宁高院赔偿决定存在如下异议:1.应根据《最高院审理国家赔偿案件适用精神损害赔偿意见》的规定,按照人身自由赔偿金数额的35%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编者注:<意见>规定: 原则上不超过人身自由赔偿金、生命健康赔偿金总额的百分之三十五,最低不少于一千元。)2.辽宁高院赔偿决定应按照2017年国家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的赔偿金标准每日258.89元的标准进行赔偿,维持大连中院原决定不当。(编者注:上年度,是指赔偿义务机关作出赔偿决定时的上一年度;复议机关或者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改变原赔偿决定,按照新作出决定时的上一年度国家职工平均工资标准计算人身自由赔偿金。)3.姜某某提供的证据足以认定隋某某脾破裂与其毫无关系,大连中院(2015)大审刑再终字第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判令姜某某承担民事侵权责任,加重了对其的精神损害和财产侵权。辽宁高院赔偿委员会(2017)辽委赔37号国家赔偿决定认为:关于姜某某在该院审理过程中提出的要求大连中院予以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的赔偿请求,根据《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五条及《最高院审理国家赔偿案件适用精神损害赔偿意见》第五条规定,大连中院应在侵权影响的范围内为姜某某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姜某某的该项请求,省高院予以支持。

关于姜某某认为大连中院给付其1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少的问题,根据《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五条及《最高院审理国家赔偿案件适用精神损害赔偿意见》的规定,考虑姜某某在教育学生过程中虽有拍打的不当行为,但毕竟属于老师对学生的教育行为,且现已改判其无罪,所以应酌情支付其5万元的精神损害赔偿金。大连中院给付其1万元的精神抚慰金显系太低,难以弥补对其造成的精神伤害。对于姜某某的该项请求,省高院予以支持。关于姜某某请求大连中院恢复工作、补发工资等善后工作的问题,不属于国家赔偿案件的审理范围。且关于该项请求,大连中院已向其原工作单位发司法建议函。故该项请求不予支持。姜某某对辽宁省高院的赔偿决定不服,申诉至最高院,最高院作出(2018)最高法委赔监38号赔偿决定书,维持辽宁省高院赔偿决定。

 

 

 

小编从知情者处获悉,该教师今年50多岁,目前已恢复公职,在普兰店某高中任职,三年来对其带来的伤害不言而喻,最终平反也是一路坎坷,希望一切都能好起来。虽说老师“拍打”学生是有些不妥,但未造成严重后果的情况下也应酌情而定,如果这都要判三年,回想起小编当年的老师,恐怕就是无期了……

责任编辑:alleat
首页 | 资讯 | 区县 | 新闻 | 精选 | 图片 | 视频

Copyright © 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大连普湾网版权所有 辽ICP备11016528号 辽公网安备 21028202000001号

电脑版 | 移动版